文/穎穎媽

 

我在大醫院感染科病房任職護理師,每天接觸形形色色的患者,一幕幕的生老病死重複又無奈的天天上演,早已經被迫習慣看淡生死,但是,我卻常常想起過世的甲君。他致死的原因是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「愛滋病」。

甲君,長得一表人才又任職於大公司,是人人稱羨的有為青年。但是,身為獨子的他是「同志」。雖然現在這個話題已經不再是禁忌,但是面對殷殷期盼抱孫的老父,甲君怎麼樣也無法開口說實話。

很不幸的,甲君感染了「HIV(愛滋病毒)」,而且發病,姑且不談甲君如何感染的,重要的是,他要如何啟齒他的病情?面對他常常必須住院的情形以及親朋好友關愛的眼神,日子一天拖過一天,甲君辭了工作專心「養病」,因為社會對「同志」並不友善,何況是「感染愛滋的同志」。

終於有一天,甲君在住院期間胃部疼痛,醫生安排胃鏡,結果檢查出一顆大腫瘤,而且「很不樂觀」,一聽到這件事,甲君在診間裡「開心的嚎啕大哭」,他說:「我得癌症了,感謝老天賜給我的大禮物。」甲君終於可以「大聲宣布」他的病情,不必再支支吾吾地解釋。

某天早上,甲君「走了」。按照規定「愛滋病患者」必須3日內火化,他的家人在「泣不成聲」中,震驚地知道了這個「事實」,整個病房籠罩著無法形容的氣氛。看到這一幕,護理同仁們感慨萬分的說:「到底什麼時候大家才能真正的接納『同志』?大家才能尊重他人的與眾不同?到底什麼時候大家才能以正確的心態接受與對抗『HIV(愛滋病毒)』?」

我,只能選擇無言以對,目前這是無解的問題。

 

此文摘自~自由時報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