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區搬來一對很特別的母子。帶著5歲兒子的麗卿開朗熱情,逢人便說自己是新寡,奇怪的是在她身上卻嗅不到那種寡婦的酸楚和哀傷。當她笑嘻嘻說她是新寡時,你還會以為她是說「新婚」。


她很會種花,她家庭院內外種滿了各式的花草,經過的鄰居都忍不住要駐足多看一眼,如果剛巧遇到麗卿,她就順道傳授種花的技巧兼分送種子給鄰居。她還是用那種好像新婚的笑容說:「我是個風流的寡婦。我喜歡風的流動,把種子吹到很遠的地方。」鄰居們竊竊私語著:「麗卿充滿陽光綠葉的家裡,完全看不到一張全家福的照片。」


當第三者遠離親友
在一個花花草草的下午茶聚裡,鄰居大膽問她:「妳老公是怎麼過世的?」麗卿原本陽光燦爛的臉,霎時轉成委曲卻不悲傷的幽沉:「我老公年紀大我很多,是病死的。」麗卿忽然像破了口的水缸,一肚子的苦水傾瀉而出:「我其實是我老公的第三者,是我讀高中時在一家連鎖餐廳打工認識的。當時他是這家連鎖餐廳的老闆之一,我被他那種有錢有勢的模樣吸引,糊裡糊塗上了他的床,從此就無法擺脫他。我覺得自己像一隻被圈養的狗,被拴在見不到光的狗籠裡,不敢回娘家也失去朋友,只等他來餵食。當他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時,偷偷來見了我們母子最後一面,說聲對不起,因為他知道,他的告別式我們母子都不能參加。」
麗卿的情緒稍稍平息後說:「我非常後悔自己當年的幼稚無知,現在他走了,我終於可以帶著兒子重新生活在陽光下。我忽然有一種好想痛哭的自由。這些種花種草的興趣就是當時我的心理醫生建議我的治療方法。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